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洁癖与邋遢鬼广州印象之一百八十四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吾爱文学小说网

阿文每天上班不知要拖多少次地,抹多少次桌子,只要看见一点污迹和渣滓,他的手就忍不住痒了。创造一个干净的环境,对大家都有益,却得不到赞扬。这怪他太过分了,明明同事刚放下拖把,地面上光亮鉴人,他还要再拖一遍,也不顾及那人的感受。他的办公桌上物品一尘不染,井井有条,谁要无意间摸了一下,他虽然不说,但马上找来抹布擦拭,脸上不悦的表情能让人打个寒噤。

这个公司经营婴幼儿产品,接触的人多是和。一次,一个客户抱着小孩来谈生意,会客室有人,就在办公桌旁坐下了。小孩好动,伸手摸了一下阿文的仿牌衬衣,他错开一步,无意间拍拍衣襟。客人没有在意,还是继续询问量价比,他也满脸笑意地答复客人,气氛显得融洽。谁知不一会儿小孩拉尿了,晶亮的尿珠在瓷砖上乱滚,有几滴溅上了他的裤脚。他的脸马上垮下来了,把客人丢开不顾,冲进卫生间干呕一阵,接着提个拖把出来了。客人苦笑说,看来这里不欢迎我。说罢抱着小儿扬长而去,再也不掉头了,其他业务员赶出去劝说也没有用。

老板知道后大发雷霆,警告他,做人太不厚道了,不改掉这个臭毛病,就让他天天去工厂那边洗厕所。放跑生意,先扣三个月奖金以儆效尤。

为这事,阿文抽了两次嘴巴。一次是客人负气离开,一次是老板痛斥之后。他发誓要改掉不合时宜的洁癖,又不是做医生,还看什么都是成堆的细菌?但他就是改不过来。习惯成自然,第二天出去办事回来,发现鼠标垫子被人动了,由横放变成了竖放,肝火就升腾起来了,红着眼挨个问同事,谁用了他的电脑?

一屋人看他声音不对,白皙的脸盘爬上红晕,便埋头在键盘上忙碌开了。都知道他性格古怪,能躲多开就躲多开,不愿摸他的倒毛。打工是求财而不是求气,犯不着一般见识。只有小朱偷偷地瞟了阿文后面一眼,阿文回头看见那里坐着一个生人,黑面孔毫无顾忌地望着自己。那张桌子一直没有人用,以至也成了阿文的地盘,每天收拾得干干净净。阿文不觉有些好奇,问道,你是新来的?

黑脸人豪爽伸出手,自我介绍,我叫阿生。应聘来的,老板安排我坐你对面。他要我喊你师傅,我今后就要靠你罩着了。我这台电武汉那个医院治癫痫病好脑还没有调试好,刚才在你那机子上查了一下资料。你不让人用,怎么不设置一个密码?( 网:www.sanwen.net )

阿文没有握手,不太友好地说:你来了,把桌子每天收拾好,不要乱得像杂货铺。

阿生收回手,也不觉得尴尬,大大咧咧地说,办公的地方,又不是家里,收拾得太好了不方便找东西。阿文横了他一眼,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抿嘴不言了。

几天后,办公室的同事们才知道了,阿文和阿生根本就是反义词。和一样洁净的阿文相比,阿生算得上天字第一号邋遢鬼。小朱发现阿生的衬衣前襟有一团痰迹,三天后不仅未掉,而且还添了新的内容鼻涕印。恶心死了。她问阿文跟他住一个宿舍怎么受得了?阿文苦笑,老板不是说,做人要吗?每天早上我要扫一畚箕烟头,提醒他不要躺在床上抽烟,昨天晚上,他还是把床单烧了一个洞。明知不是伴事急且相随,公司又没有另外的单身宿舍,只好将就了。

让大家意想不到的是,这两个性格截然相反的人,没几天就在一个锅里舀饭了。阿文是自己开伙,他嫌快餐不干净没营养。每天中午做好一天的饭菜,晚上回去只热一下。这天晚上回家,看见锅盆碗灶一片狼藉,做好的饭菜不翼而飞。

先下班回来的阿生理直气壮地说,是他吃了。不错,你这个师傅,做出来的菜还是很合我的胃口的。以后我就把肚子交你保养了。别不高兴,我给费。我们两人住在一起,就像一个家庭一样,能者多劳。我就不抢你做家务的权利,你爱做,我爱玩,优势互补,达到资源的最佳配置。说完,心安理得地坐在床头,掏出手机玩起了斗地主。

阿文只有干瞪眼,被人掌在手心里玩,还不敢有怨言。若与阿生翻脸,老板真做得出来让他去厂区扫厕所。想到拎着扫把在女厕所前高喊,里面有人吗?却从里面翩翩走出他女,这张脸往哪里放?炒老板的鱿鱼, 他还没有这样的决心。

公司同事跟阿文在一起都有压抑感,只有懒汉阿生不仅没有,反而相当自在。阿生就像一个天生的贵族,西安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浑身散发懒散而优雅的气度,使得阿文自觉不自觉的低下头来,为他从生活到工作全方位的服务。看来天生万物,都是相辅相成的。有一个爱整洁会做家事的阿文,就有一个邋遢鬼懒得出奇的阿生。喜欢促狭的小朱都说,这两小子若是夫妻,算得绝配。 就是现在搭住一个宿舍,也称得上精神文明的标兵。

阿生才入行,什么都不懂,也懒得问。阿文有时主动跟他讲,他也懒得听。外贸行业的跷蹊很多,弄不懂要吃大亏。阿生还在啃着外贸学校的老本,加上培训时一些粗略的介绍。懒人有懒福,他每天只打几个电话,发几条信息,生意就找上门来了。三个月试用期满,他的业务提成就快追上在公司遥遥领先的阿文。

懒人好吃。有了钱更是趾高气扬,不是这星期买几斤穿山甲,就是那星期买几斤鳄鱼。吩咐道:多加点辣子压腥味,别弄成你们茂名的口味了。

阿文低眉顺眼接过袋子,又想起什么说道:你一直做欧盟业务,今天接的是美国单子,规矩不同。

我知道。阿生不耐烦地挥挥手,像赶走一只讨厌的苍蝇。随即打开新买的笔记本,沉浸到大战僵尸的游戏里去了。

过了三天,阿文收拾阿生的桌子发现,电脑屏幕上赫然跳出一句话:货都离港了,为什么报关清单今天才发来?阿生不知看到没有,正在有说有笑地打电话。阿文上去掐了电话,慎重地问:你的清单报给纽约港方了吗?

报了。你掐我的电话干嘛?客户正在问西雅图的报价。你一打断,生意就跑了。阿生不满地拿过手机,准备又拨回去。

阿文没有理睬,继续问,几时报的?

刚才呀。你怎么了?阿生不解。

完了。阿文抱着头蹲在地上。我提醒你注意,你说知道。你知道一个屁。

阿生也受到感染,慌了神。尽管他还不知道什么原因,但他知道一定出了大问题。这个问题,凭他一个小小的业务员肯定解决不了,至少要老板出面。然而,当他真明白了前因后果,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太简单了。

9.11之后,出于反恐的需要,美国逐步采取了越来越严格的海关进口措施。货主必须在船离港前七甘肃哪家癫痫病专业医院好天,而不是到港前七天,把货物清单报到目的地港口。否则退回原地。毫不通融。国际上的一些大快递公司,对退货一般都收三倍的运价,造成运费高于货价的现象。遇上这种情况,货主一般都是在美国海关的监视下就地销毁。

走海运赚取的手续费,不过是单程运价的百分之一二,赔付费不仅包括货款、运费,还有误期的损失,累计将达到一个惊人的数目。穷其一生,业务员不一定赚得回来。为一单货操作失误,连累公司倒闭的事例也时有出现。

走美国的空运却宽松多了,和走欧盟的海运空运一样,只需提前一天就万事大吉了。为什么有这种区分,老板也说不出道道,生意人遵纪守法就行了,管它这个法律为何而制定。也难怪阿生记混淆了,美国根本就是一个异类,连个海运也搞得与众不同。阿生弄明白这些,顿时六神无主。阿文拉着他如实向老板汇报,是打是罚,任由老板处理,当务之急是找到解决的办法。

老板叹了一口气,语调沉痛地说道:做事不可能万无一失,却又必须做到万无一失。因为有些失误是不能挽回的,有些过错是不能原谅的。这不是我当老板的苛刻,而是现实实在太残忍。这次解决不好,我们公司又会回到解放前。你们出去吧,好好反省。

阿文和阿生一道出来了。阿文幸灾乐祸地说,我终于快摆脱你这个邋遢鬼和懒鬼了。你每天百事不做,安享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剥削阶级生活,把我压在暗无天日的旧社会做牛做马。老天开眼,穷人要翻身得解放了。

阿生瞧着手舞足蹈的他,冷冷地说了一句:你摆脱不了,你已经惹鬼上身了。

老板发动了他留学时的关系,找到在纽约海关任职的学长,花了几万块钱,摆平了这个操作失误的事件。美国不是与世隔绝的伊甸园,像上帝一样严肃的法律,也能在人情的摆布下,稍稍灵活地移动一下禁牌,让公司的那单货走小门出了海关。没有人践踏法律,谁都知道,中国和美国一样,也是恐怖主义的受害国。

外事已了,老板来公司的次数明显增多,员工们都心知肚明,到了整顿内部的时候了,看谁碰到刀刃上。不管怎么说,这次恶性事故,总得有人承担。最有可能的是阿生,他是直接黑龙江哪个癫痫病医院专业责任人,不把他辞退,何以安定民心?再出现类似情况怎么办 ?阿生也打好背包,随时准备走人。办事仔细的阿文,甚至为他准备了践行酒。

老板没有兴师动众,只是关着门查了几天表格和账目,然后一个个叫进去谈话。轮到阿生进去了,他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老板对他的最后判决。 无所谓了,死猪不怕开水烫。老板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说了一句话就把他打发走了。脏得出彩,懒得出奇,你算得是少有的奇人了。以后好好干,争取全年获得业绩第一,我给你奖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

他欣喜若狂回宿舍,发现阿文正在收拾行李,赶忙说,不用收了,老板留下我了。

阿文苦笑,是呀,留下你了,把我辞退了。总得有人担责任。

为什么?我要找他评理。阿生的头脑一下子全清醒了,转身就往回走。

阿文拖住他说:因为我是师傅。你留下我干什么?还给你当保姆?我受够了。我们今天一醉方休,明天各奔东西。

不行。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你逃不掉的。你走了,谁给我洗衣做饭?这个行业,门槛不高,我们完全可以联手创业。

傍晚,几个同事得信,赶到宿舍,也来给阿文送行。一路上高楼大厦的窗口次第亮了,宿舍却沉入黑暗中。小朱拉开灯,亮的灯光照出满屋狼藉。小木桌翻到一边,几个吃剩的碗碟砸成无数瓣,碎瓷片反射着白花花的光泽。两个大男人横陈地上,一个人的脚还压着另一个人的胸口。浓烈的酒气,随着打开的房门,涌向城市的空。

一年后,公司留下来的员工谈起这对活宝,都对他们同进退表示不理解。他俩性格差异太大,怎么可能成为朋友,还做到了两肋插刀?一个女同事后退一步,靠近小朱,神秘地说,他们该不是同志吧?

别瞎说,他们两人都有女朋友。前几天,我在解放碑还看见过他俩,各带一个千娇百媚的小。阿文还是衣冠楚楚,风流倜傥;那个阿生,怎么说呢,倒不是那么脏兮兮的,可看上去还是一副邋遢样。一身松垮垮的衣服,好像要随时掉下来,真不知道那个小女孩看中了他什么?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话说_散文网

下一篇:不是佳期,是如梦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