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

三姐,你怎么走得这么早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吾爱文学小说网

农历5月23日,这天注定是我们家最黑暗、最的一天。因为2012年的这天,我的三姐地离开了我们,离开了她那对听话顺成功的儿女,离开了她那位讲不出多话却很重的老公,离开了她日思想的娘家亲人。

而更让人的是,三姐去的这天,还不到60岁,仅仅58岁,苦难的刚刚,的生活才刚刚开始。每每想到这里,我的心就会钻心的,的泪水随即奔涌而出。

三姐长我5岁,是我上面的姐姐,从小我们就生活在一起,直到她出嫁组成新的家庭,所以我对三姐的了解要远胜于对大姐二姐的了解。

三姐的一生始终遭到疾病的折磨,受尽了。

听讲,三姐出生就有个胸口痛的毛病(实际上就是胆囊炎),几岁的时不时喊胸口痛,可大人们也没当回事,以为是肚子里生了蛔虫,拉几次就好了。不过这也难怪,一则是孩子太多,顾不过来。再则家里太穷,也没钱治。就这样拖着拖着,落下了病根子,时常发作,折磨了三姐一辈子。

直到她儿子、我外甥严德勇大学毕业、在部队当了军官后,才带着他妈去我们县人民医院进行了一次全面检查,结果令人非常沮丧,三姐患的虽然只是平常的胆囊炎,可因为几十年一直没有得到有效治疗,胆囊已经严重坏死,不能正常,最后只能全部切除。( 网:www.sanwen.net )

可怜我的三姐,经过这次大手术后就一直没有真正恢哪家医院可以看癜闲复过来。没过几年,三姐旧病复发,已是《解放军报》记者的儿子又将她送上了军区总医院的手术台,请了最好的专家来主刀,以期能彻底治愈三姐的病痛。可是医院检查的结果让我们更为心慌,我们得到的信息不是能不能完全治好的问题,而是三姐能不能顺利走下手术台的问题。

德勇征求我的意见,我说救人要紧,但最后的决定还得儿子来拿,外甥明白了我的意思,含着眼泪在手术协议书上签上了名字。

这天我们在广州的亲人都到齐了,大家静静地坐在手术室前,默默地等候着,等候着三姐的平安归来。德勇准备了午饭,可大家谁都没去吃,我们只有一个心愿,就是一定要看着三姐平安出来。

手术进行了近5个小时,终于在下午3点多钟结束了。随着一声铃响,主刀专家率先走出大门,从他脸上的微笑中,我心中悬着的心终于可以落下了。可没过多久,一块更加沉重的石头又压在了我们心口。

专家说,三姐基本上已经走到了的尽头,她的身体已经失去了自身排毒的功能,要排毒就得动手术,可经过两次手术的折磨,极度虚弱的三姐再也不能上手术台了。专家没有再说,我们也没有再问,可我们心里明白,可谁也不敢再往下想。

果然,没过两年,三姐病情再次复发,虽经医院大力抢救,还是被老天接走了,重新回到了父母身旁,留给我们亲人的除了一堆黄土,就是无尽的思念和涟涟的泪水。

三姐这辈子吃尽了苦头,特别是在娘家。那时还是经济时代,生产队靠工分分钱分粮,家里劳动力多就分得多广东深圳癫痫病到哪治最好,劳动力少就分得少。我们家正好人多劳少,全家有7口人,除了父母、三姐外,还有我和一个弟弟,而真正的主劳力竟是我三姐。当时年纪大身体还不好,母亲更是老病号,我又要读书,弟妹又小。唉,那段日子真是难啊,现在想起来都不寒而栗。幸好当时有三姐顶着,抱病顶着,才使全家勉强渡过了难关。

近些日子我一直在想着三姐的苦,想着三姐的好。其实三姐的苦很多时候都是因为我的缘故。如果那时我不上学,帮着家里挣工分,我们家应该会好过些,至少可以分担一些三姐肩头的担子。如果真是这样,我想三姐肯定又不会同意,因为她是位极善良极富心极愿奉献的人,她不会看到娘家的希望在她手中熄灭,她宁愿苦了,也要成全弟弟。

成家后,三姐家也不富裕,虽然姐姐姐夫勤奋肯干,但家底太薄,全靠几亩田的收入确实难以彻底改变穷苦的面貌。为此,三姐和姐夫开始了艰苦的创业。

农忙时他们就专心经营家里的几亩水田。农闲时,他们就到附近去打短工,姐夫帮人干活,三姐帮人做饭,虽然她旧病时常发作,可很少耽误手头的工作,更没有因此住院治疗。痛了就休息一会,或者用拳头在胸口顶一顶,实在顶不过去了,就买几粒止痛片压压。

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三姐家也慢慢好了起来,不但送儿子上完了大学,家里也盖起了红砖瓦房,买回了家用电器,成了村里很多人羡慕的对象,这一切,无不浸透着三姐的心血和汗水。

小时家穷,三姐没读什么书,可她却很喜欢读书人,更愿意培养读书人,这在我癫痫病发作急救措施 ?们姊妹中她是最出色的。

她儿子德勇很会读书,可家里条件不好,时常要为学费犯愁,有时还要东挪西借,难免受些委屈。三姐全然不顾这些,只要儿子有书读,能出息,她甘愿奉献一切。

在我老家华容那个地方,不打牌的人几乎是凤毛麟角,而我三姐就是这其中的一员。我们家有二人不打牌,一个是我,再一个就是三姐。我不打牌是因为我不喜欢在牌桌上消磨光阴,我喜欢用人家打牌的码点,留点念想。我三姐不打牌完全是为了家庭更加美好,为了儿女能茁壮。她用人家打牌的时间做家务,挣零钱,看上去是小事,可正是这些许许多多的小事,放射着伟大的光辉。

听德勇讲,有年天,她妈为了筹集他下学年的学费,竟不顾旧病复发,和姐夫一起去到几十公里外的洞庭湖边帮人收割芦苇。

收割芦苇可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活。先要将芦苇砍倒,再将其捆扎成包,然后送到老板指定的位置。一包芦苇少则一百多斤,多则近二百斤,要打包搬上车谈何容易。这样的重活一般是两个男劳力才能完成的,可三姐为了给儿子多赚学费,只好拖着病体亲自上阵。一个多月下来,学费是赚够了,三姐的身体又一次受到了摧残。

三姐虽然一辈子几乎与贫困为伍,但她很有骨气,除了从不向命运低头外,从未亏欠过他人的钱物,哪怕是娘家亲人的钱物。

大哥曾给我说过一个。有次三姐家里急需钱用,三姐便找到住在镇上的大哥借了几十块钱应急。因为钱不多,大哥也没放在心上,不久就忘记了这件事。一年后,三姐专程上兰州癫痫病医院街来还钱,大哥想了半天才记起这事,怎么也不想收,可三姐一定要给,不收就不走人,大哥没办法,只好收下。这虽是件小事,可我们一直记在心底。

三姐为人善良随和亲切。她的善良应该是我们家族的遗传,现在也遗传给了她的一对儿女。三姐不高,但明事理,有一颗善良宽厚的心,总是与人为善,很少听到她与人不和的事,有了委屈也往肚里吞。

三姐对我总是关怀备至,疼爱有加。特别让我的是每次见到她,她总会抓住我的手不放,一边仔细端详着我,一边问寒问暖,一脸的慈祥,一脸的欣喜,那种我现在都无法用文字来表述。

有年出差路过家里,因为时间紧就没有去三姐家看她。病中的三姐知道我回来了,非要姐夫连夜用单车驮着她赶来我家,顺便还带来了一箱鸡蛋和我特别喜欢吃的糍粑。望着三姐过度疲劳而泛黄的脸,我的泪当时就流了出来。

往事历历,难以尽述。

如今三姐走了,永远地走了,对于长期疾病缠身的三姐,也许她早一天见到上帝对她自己来说还是一种解脱,但却给我们这些亲人留下了太大的遗憾和无尽的思念,要知道我那可怜的三姐60岁还不到啊,况且苦日子已经过去,美好的生活正等着她去享受呢?

唉!这一切都成了过去,今天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三姐在天堂过得安好,保佑她的儿女们平安事业有成!保佑她的娘家平安幸福!兴旺发达!

三姐,我可怜的三姐,弟弟真的好想你!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辛苦啦_散文网

下一篇:毕业对于我们意味着什么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