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学 >

第一次亲历学校“大炼钢铁”之二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吾爱文学小说网

到食堂帮厨

烧出来的木炭,还得从山上挑到县城西门外的高炉边验收。一担木炭轻则六七十斤,重则上百斤。做了一段的炭篓子之后,班主任考虑到我实在是人小体弱,挑不动,就把我派到学校食堂里去帮厨。

这时,学校的厨房里正好人手比较紧:两个师傅煮开水兼踩水车抽水,两个师傅蒸饭,一个师傅煮教师菜;煮学生菜的原来也有两个师傅一个小工,后来抽了一个师傅去管农场,人手就紧了许多,虽然有一批学生下乡,吃公菜的学生人数减少了一些,压力稍稍有些缓解,仍然搞得煮菜师傅三餐都忙不过来,连膳食组的管理人员也不得不抽时间去帮助煮菜的师傅。学校原本想外请一个师傅,但在那个时候,搞什么都是“全民上阵”,学校想请一个临时工都很不容易,所以,只得常常从劳动的班级中抽调学生来帮忙。这回我去帮厨,其实也很是时候。

帮厨的学生,除了我,还有一位高一学生,他因为脚痛,不能挑矿石,也被留下来帮厨。我们的任务主要是帮煮学生菜的张作柱师傅。张师傅,仙师乡大阜村人,解放前就在永定一中当了好长时间的,算是老师傅了。还有一个小工,是一位老师的家属,姓钟,武平人,大家都瘨痫病发作时怎么办叫她“钟嫂”,其实她已经四五十岁,已经够得上称“钟大妈”了。

厨房的师傅和小工,都经历了学校“燃料煤炭化”的过程,都会拌煤炭、做煤球,烧煤灶也已经很有经验了。他们每天都要挑煤炭,拌煤粉,做煤球,不过各人的时间稍有区别:蒸饭的一般在午饭放下去蒸以后,煮菜的一般在早饭后。张师傅和钟嫂知道我们去帮厨的原因,从来没有叫我们挑煤炭,也不会叫我们拌煤炭。我们每天所做的事就是洗菜、切菜,帮忙分菜。每餐过后,他们会把下一餐的菜从膳食组领出来,叫我们俩洗菜。

已是深秋时节,学生菜除了常备的商品菜豆豉、豆酱、什锦菜、贡菜,还有本地的特产酸菜、菜干之外,常有的就是瓜、芋子、萝卜等。那时还没有反季节蔬菜,更没有大棚菜,所以青菜、包菜、豆角等绿色蔬菜还没有大出产。市场上零零星星的,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网:www.sanwen.net )

所以,这段时间我们早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洗芋子。洗好了,张师傅就会把带皮毛的芋子倒进大锅里福建福州癫痫病的发病症状煮。火很旺,煮上一个钟头,张师傅就会用手指捏一捏,看看芋子是否软烂。芋子煮烂了,张师傅就会把芋子捞起来,倒进冷水盆里冷却,然后让我们一颗一颗的把芋子皮毛剥掉。这活不难做,跟我们农家做芋子粄是一样的,只是时间比较长。剥去皮毛以后,张师傅又会把芋子放到大锅里再煮一会,放油,调味,然后出锅备用。

冬瓜跟萝卜一般不会同在一餐吃。通常是冬瓜在午餐,萝卜在晚餐。冬瓜萝卜都得用刀切。每到切菜时,我们四人就面对面的围坐在一张大厨桌前,把刮完皮的冬瓜或洗净的萝卜堆放在中间,各人拿起一把菜刀,“咚咚咚”地切起来。

上午切冬瓜。切冬瓜得先去皮,冬瓜皮既厚且硬,刮皮要有特殊的刮刀,还得花较大的力气,一般是张师傅或者钟嫂他们刮,有时是那位高一的学生刮。冬瓜去皮之后,就是开膛、去瓤、切成大块,再切成小块。切冬瓜没什么技巧,块大点厚点没多大关系,而且冬瓜水多肉嫩,横切竖切,随便都行。

下午切萝卜就不一样了。起先,我把萝卜破成两半,然后一刀一刀薄薄的切。钟嫂看见,忙说:“老弟子①,不是那样切。像你那样切,萝卜会煮不成块,会煮成萝卜羹哟!”张师癫痫的进口药傅走过来说:“来,我教你!”我和高一的学生都放下菜刀,看着张师傅切萝卜。只见他左手取过萝卜,右手操刀,先从萝卜尾部斜着切去一角,厚约2厘米,然后他用左手的拇指在后面顶住萝卜,用食指和中指轮番从萝卜上方往后扳动,每扳动一下,右手用刀切一次,每次切出的萝卜块都有点像一瓣橘子,外厚里薄,外边是皮,里边是肉。张师傅说:“就这样切,萝卜块就会大小相差无几。你刚开始,先慢慢学,不要贪快。等熟练了,速度自然会快。”接着,张师傅接连地切起来,“咚咚咚”,不一会儿就切了一大堆萝卜快。我俩看了都笑起来,非常佩服张师傅用刀的功夫。

我们重新拿起菜刀,学着张师傅的样子慢慢切起来。切了一会,觉得手头稍稍熟悉了,就渐渐加快速度。我正切得高兴,突然放下菜刀,停了下来。并排的高一学生问我:“怎么啦?”我看着左手食指说:“手指切到了。”原来左手食指在扳动萝卜时动作不够协调,被菜刀切了一下。钟嫂关切的问:“伤着没有?”我说:“幸好只伤着指甲,没有切出血来。”张师傅说:“你先定一定神,放慢速度,心急吃不得热豆腐啊!”于是,我慢慢切,细心着手指的动作要领,体会着菜刀怎么配合。

癫痫发作有什么特征?

第二天,还是差不多,下午又是切萝卜。昨天挨了一下,我很不甘心,决心今天不能再出事。我不再追求快,先保证一刀一刀切好,而且要不伤手指。一场下来,虽然切的不是很多,但总算平安无事。

此后几天,我觉得两手配合渐渐熟练起来,可以“笃笃笃”一连切上四五刀,最后变成连续不断,能够一口气切完一根大萝卜。张师傅和钟嫂看了都夸我学得真快。

半个多月后,我的帮厨工作结束了。因为学校西门坝里的炼铁高炉出了问题,停止了炼铁,师生们又回到了自己的课堂。

虽然我帮厨的时间不是很长,但学会了切萝卜。到十几年前,我才从电视上知道,张师傅教给我的切菜方法叫做“滚刀”,切出来的块状物是“异形”的,那些需要久煮或焖制的食品,又希望保持它原有的形状,就用得上这种刀工。而那切“快刀”的功夫,我至今不忘,切碎末、细丝或薄片,要是有搞什么比赛,我还敢报上一名呢!

2010-12-20

【注】①老弟子:客家话读“lǎotēizi”,是大人对小男孩的昵称。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五月,那飘香的苇叶_散文网

下一篇: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十六】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